全部视频支持手机观看

全部视频支持手机观看

此证涉危笃,急宜清胃、泻肺、攻毒、解热重剂急进,庶能挽救。 有肾虚不纳气,更兼元气虚甚,不能固摄,而欲上脱者,其喘逆之状恒较但肾虚者尤甚。

<目录>四、医话\附录∶崔××来函介绍三方《抱朴子》内篇载有上党赵姓身患癞病,历年不愈。 证候其咳嗽昼轻夜重,时或咳而兼喘,身体羸弱,筋骨酸疼,精神时昏愦,腹中觉饥而饮食恒不欲下咽。

夫寒温之证脉数者,必不思饮食,未见有消谷善饥者。 古下瘀血之方,若抵当汤、抵当丸、下瘀血汤、大黄虫丸诸方,可谓能胜病矣。

若其脉洪大有力,或弦硬有力,更之病,至病发之时,更觉头疼眩晕益甚,或兼觉心中发热者,此必上升之血过多,致脑中血管充血过甚,隔管壁泌出血液,或管壁少有罅漏流出若干血液,若其所出之血液,粘滞左边司运动之神经,其右半身即偏枯,若粘滞右边司运动之神经,其左半身即偏枯。然尝考之《伤寒论》,谓“伤寒脉浮而缓,手足自温,是为系在太阴,太阴者,身当发黄。

 又用生石膏四两,金银花、连翘各五钱,煎汤一大碗,分数次温饮下,日服一剂,三日全愈。方中石膏重用生者四两,将药煎汤三盅,分三次温饮下,病大见愈,而脉仍有力,咽喉食物犹疼。

或更兼肠有燥粪,大便不通者,酌用大、小承气汤以涤其肠,则热由下泻,心机之亢进者自得其平矣。此等黄胆,乃先有外感内伏,酿成内伤,当于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》所载之黄胆以外另为一种矣。

Leave a Reply